东莞康华医院院长邹旭:医院就是要以苍生为念

东莞康华医院院长邹旭:医院就是要以苍生为念

时间:2020-03-26 11:5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主持人:东莞康华医院从奠基至今在正常运营状态已经有十年时间,您在医院也从事管理工作四年,这十年当医院经历了基层建设、吸引人才、医院的运营和管理……现在,您是否能把这十年划分一些阶段,东莞康华医院在这十年中经历了什么样的过程?

  邹旭:康华医院从2003年12月份开始动工,第一个阶段从2005年开始,是基本建设阶段;第二个阶段从2005年开始,进入招员工阶段,有1300员工成为第一批员工;第三个阶段是正式开诊,在2006年10月1号,到目前刚好七年。目前医院是全国最大的民营医院,占地面积和床位数都是最大的,现在已经成为全国首家三甲民营医院。

  主持人:在您之前有不同的院长曾经在医院里面做过医院的管理工作、业务工作,您跟他们相比又有什么样新理念带入到东莞康华医院?

  邹旭:为什么管理东莞康华医院?一个原因是我一开始接触这个医院时就看到办院的宗旨是“苍生为念,厚德载医”。东莞康华医院的投资人是东莞人,东莞是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地方,有一批企业家随着改革开放富裕起来,之后就想把赚到的钱回馈给乡亲父老,所以他们想做百年企业,要办一个医院。对当地老百姓服务,为有病痛的人解除痛苦,所以就提出这个理念,一定为老百姓着想。这个理念促使我管理这家医院。

  东莞目前是一个县级城市,现在有近千万人口,规划上需要一个三甲医院。企业家有这样的资本,就建设了这样大规模的医院。

  我到东莞康华医院前任职于广东省中医院,当时东莞康华医院提出跟广东省中医院合作,主要是输出管理。从广东省中医院的角度也想看看公立医院的管理模式能不能在民营医院或私人医院复制。随着医改的推进,我们也希望探索公立医院发展的方向和道路,管理的输出肯定会有市场效应。在这样的背景下,2010年6月份我由广东省中院派到东莞康华医院担任院长,对医院进行管理。

   东莞康华医院硬件上已经很卓越 软实力的构建才是医院最核心的竞争力

  主持人:东莞康华医院在硬件都具备了以后,在管理上、人才上其实也需要投入很多建设,医疗毕竟是一个极富专业性的服务行业,在这些方面您是怎么样考虑的?

  邹旭:东莞人口已经近千万,规划有几家三甲医院,原来的人民医院、中医院,以及更早的东华医院。现在东莞康华医院占地面积近六百亩,规划床位两千张。建设一家医院,第一个阶段是基建,基建之后就是招收员工、培训人才,还要购进设备。

  投资人从购买地皮到基建到投入设备投入了差不多20亿资金,硬件具备之后关键要有人才,医生、护士、后勤、管理人员。软实力需要管理,制度建设,甚至怎样把内部的运营和外部市场运作结合起来。医院能够为患者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患者来到医院能享受到什么样的服务。除了医好病,提供技术问题之外,服务要让患者满意。更重要的是有没有帮患者省钱,让患者觉得花钱值。医院要考虑长期做下去,追求利益最大化、想从患者身上捞一把……那是短期行为,所以做为管理者要综合考虑医院的运营。

   民营医院并非有钱就能办事 机制灵活效率高 但也有环境因素掣肘

  主持人:您本人曾在公立医院做了很长时间的管理者,现在则是在一个社会资本的医疗机构,对于您到目前为止的工作经历,社会资本进驻到医疗领域以后它给您带来一些什么样新的思考?或者您感受到民营资本进来之后有哪些优势?

  邹旭:我在公立医院也做管理,主要是医疗还有业务管理,现在到民营医院有几个方面的优势是公立医院没有的。第一,机制灵活。在公立医院,要开展一些新的项目或者购进一些新的设备要很多报批手续,讨论充分认证,在民营医院这一点是灵活的,简单来说就是说服老板和董事会。这种节奏快效率更高,机制灵活性是第一个优势。

  第二,在民营医院做管理比较“省事”。院长有更多的时间放在内部管理,比如医疗安全、医疗质量,把控内部运营。举个例子,我们确定要做专科,专科购进设备或者引进人才,价钱方面由老板去谈,我只从大的思路方向提供给医院的董事,效率也很高。

  第三,引进人才方面,公立医院很难。民营医院投资人如果觉得这个专家是值的,可能出的价钱远远高出公立医院,容易引进专家,引进专家方面有优势。

  但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还是有共同的地方,大医院无论是公还是私,谁出钱,共性的地方都是体现一个医院的功能,要为病人着想为病人服务。这是最核心的价值,如果脱离这个价值医院可能会碰到很多问题。

  主持人:那么民营医疗发展存在哪些壁垒?

  邹旭:现在出现的壁垒有几个方面:第一方面,税收的问题。现在是免收营业税,这点是好的,办民营医院一定要有政府的支持,如果还要纳营业税,税收很重,就阻碍医院的发展。除此之外,民营医院还要征收房产税、土地税等,公立医院则没有这些税,所以第一个壁垒是要交房产税、土地税。

  第二方面,民营资本也并非有钱就什么都能做到。比如你要发展某个专科或某样技术,需要购进设备,但是设备要配置证才能允许做,不是有钱就可以买设备,这里一般是指大型设备,不是一般的设备。

  第三方面,就是医保。目前的医保政策对于患者从社区中心到民营医院名义上没区别,实际还是需要通过政策扶持转诊,还是不够顺畅。

  第四方面,医院的运转涉及到人才,国家已经出台多点执业试点,鼓励副高以上人员多点执业,这个政策很好,但实际落地困扰重重,因为一个专家从原来的医院想到外面去执业很麻烦,要原来的单位同意才行,不同意就没办法转出来。我们提出来引进人才的原则,“不求所有但求所用”,请他们会诊、讲课、查房、手术观摩指导等,最终希望把专科做起来,让患者得到实效。

   以专科特色闯区域名牌 以高端服务满足差异化需求

  主持人:您刚刚说医院很重视专科建设,东莞康华医院是如何考虑梯队建设的,哪些是重点发展的,哪些是非常有潜力的,请您介绍一下。

  邹旭:作为三甲医院,要能够为区域老百姓解决一些急危重或者疑难大病。东莞康华医院有一个国家临床重点专科:是整形外科,省级重点专科三个:心脏科、普外科、影像科;东莞重点专科:骨科、胸外科。我们按照卫生计生委、省卫生厅临床重点专科建设标准打造重点专科,在做专科的时候有两到三个亚专科作为主攻方向。比如心血管专科是重点,这一专科涉及专项技术,亚专科就是冠心病。

  为了完善专科建设,自己要培养形成一个梯队建设,送出去、请进来做专科梯队。

  东莞康华医院在考虑新的专科投入的时候一定会从市场的角度,对市场运营要有了解。针对整个东莞区域选择跟公立医院不一样的地方,按照差异化的战略做专科。比如我们针对东莞地区心血管疾病需求大的市场表现筹建了心血管专科。同时,东莞康华医院董事规定,要发展专科不能到附近医院把别家专科人才挖过来,那样就打乱整个行业,影响区域医疗。我们希望跟周边医院一起发展,做好医疗市场,实现共赢。这过程中当地卫生局起到很好的协调作用。

  另一个层面的差异化是希望走高端服务。公立医院保基本的医疗,但是现在有高端医疗的需求,所以除了做专科以外重点要放在服务上,要高端服务。

   东莞康华医院的区域定位:打造一个真正的生命中心

  主持人:对于东莞市场来说您希望东莞康华医院在这个区域里面实现一个什么样的功能?

  邹旭:我跟医院老板讲我的梦想是打造一个真正的“生命中心”,其功能是:第一,能够为患者做一个高端检测。比如可能用一口水、一滴血把身体潜在的危险检测出来,预警,这样就不会有病的时候才来治病,而是能及早干预。

  第二,一个人追求完美,完美就要内外兼修。外在建设希望能够有一个高端的整形美容,等于是外修了;内修就是中医的养生保健,预防养生。比如说注重精气神,还没有病的时候用饮食来调理,用运动来养生,还有从情志方面调整,内跟外兼修。

  第三,利用目前最前沿的技术,重点做抗衰老。未来的方向如干细胞对抗人的衰老等。

  这个中心打造起来肯定是一个大的亮点。

  主持人:您觉得有多长时间能够形成这样一个设计?

  邹旭:未来三到五年应该可以逐渐形成。虽然东莞康华医院的整形外科是国家临床重点专科,但整形其实不是病,医保不能涵盖只能自费,所以这方面的需求最容易走高端,以后发展起来,将对东莞康华医院有一个翻天覆地变化。

  主持人:今天邹旭院长与我们分享了东莞康华医院从新生到现在大概十年左右的一个经历,也看到东莞康华医院将来有非常好的发展方向。很期待在三到五年之后您刚刚说的那些期望和规划都能实现,也希望我们在不远的将来还能再和您讨论东莞康华医院的经验。谢谢邹院长接受我们的访谈。

   院长十问

  1.您做医院管理层已经很长时间了,如果说您不来做医生或者院长的话,您希望从事一个什么样的职业?

  邹旭:我做临床医生已经有25年了,做医院管理刚好10年时间,如果要选择不做院长或者不做医生,我更希望做一个老师,把这几十年来的经历教给学生,我现在更愿意带学生。

  2.在医生和院长两个不同的职业之间有哪些素养是两者都需要具备的?

  邹旭:医生和院长的共同点就是面对病人要有爱心,如果一个医生很聪明,院长能力很强,但没有爱心肯定也做不好,爱心确实是最基本的素质。医生更专,做了管理后要不断学习从原来做业务现在做业务管理,以前是做专业现在做行业。

  3.做院长与做医生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邹旭:更加累,现在做业务管理我也没有把自己的专业丢掉,还要从事自己的专业,所以既要做专业,还要做管理。

  4.有没有一些性格方面的东西您体会比较深的?

  邹旭:我做协调工作比较好,综合考虑问题比较多一点,这点既是优点也是缺点。现在碰到决策的时候有时候考虑的问题多,更周全,但是影响效率,我自我评价现在偏慢了一点。

  5.在您整个成长过程当中,哪些人您觉得需要感谢?

  邹旭:在我职业生涯有几个人特别要感谢他们。首先我刚入行的时候的主任谢海珍。她是学西医的,我本身学中医,两者间还是有区别的,她对我的要求很严格、很严谨,这为我打了很好的基础。

  第二个要感谢的是十多年前我跟国医大师邓铁涛教授,他今年已经98岁,知识非常渊博,既是中医大家,还是教育家、政治家,又非常有爱心,对中医有很厚感情,用中医帮病人解决了很多问题,跟随他学习之后让我对中医满怀信心,中医生涯取得质的飞跃。

  第三个要感谢的是广东省中院原来的院长吕玉波,从2003年起,我进入了医院的管理岗位,我从吕院长那里学到很多新的管理理念:如何把医院跟市场结合,如何做到医疗安全、医疗质量。这三位是我的老师,对我的人生道路起到很好的指导作用。

  6.您是做医生的,从医25年的时间,患者应该也不计其数了,患者当中有您印象深刻的吗?

  邹旭:其实做什么事情都要有一颗感恩的心,这种感恩作为医生来说最要感谢的是病人,我从实习医师的阶段开始就有一批病人跟着我到现在,20几年,他们的父母、亲戚、小孩、孙辈一直跟着我,这批病人支撑我继续从事这个行业。

  有一个患者让我记忆深刻。1998年他70多岁,因为血压高到我这里就诊。他在50多岁的时候得了急性心肌梗塞,因为当时在美国,他的医生动员他做搭桥手术,但是他很怕手术,就选择了阿司匹林药物治疗,同时坚持在吃西洋参和田七。当时美国医生说,如果不做手术他可能只有五年左右的生命。他来我这里就诊时跟我讲述了病情,我很感兴趣。于是就做心脏造影看了一下他的血管情况,结果发现原来堵掉的血管并没有通,但是他的几条血管侧支循环非常丰富,虽然没有搭桥他仍然多活了20几年。我认为这与他自己的生活方式是相关的,而且每天服用西洋参及田七。这个事件也更加加深了中医肯定有效果的信念。更加坚定了我要把自己的专业学好的决心。后来他在80多岁因为肠道肿瘤死亡。

  7.对医学生或者小辈医生来说有什么样的建议?

  邹旭:药物、手术刀是帮患者解决问题,能够为患者解决痛苦,但是语言也很重要,有时你跟他讲几句话,患者症状可能马上减轻很多,所以对医学生来说一定要有爱心,这种爱心在于为病人着想,一定要追求病人利益最大化,并不是经济利益最大化。“进以病谋,退以心谋”。这句话来自清代《温病条辨》序文,非常适合每一位医学生来进行共勉。意思是说老实看书学好技术这是应该的,没有好的技术就不能帮人解决问题。也要经常思考问题。要进步,作为医生一定要有悟性,看过的病人哪些效果好要总结。

  8.觉得哪些书是可以推荐给后辈的?

  邹旭:《黄帝内经》是非常好的书,不一定学医的才要看,这本书讲到人与自然界、人与疾病还有人各个脏器之间、疾病之间的关系,是一种从整体观、从哲学的角度、人文的角度探讨养生、防病治病,对每一个人都非常有益。

  9.作为院长很忙很累压力也很大,您平时有什么样的方式缓解自己的压力?

  邹旭:这种压力是很大,做医生尽量教别人要健康养生,如果自己不注重养生是不行的,一定要做到言行一致。我平时比较喜欢靠饮食和运动来舒缓压力。比如游泳、打球,保证一个礼拜三到五次,另外每天花一定时间做各种什形式的运动。另外,保持平常心。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都承受很大的压力,这种压力要释放出来。除了运动以外,饮食很重要,饮食调整不能暴饮暴食,不能偏食。

  10.到目前为止有没有觉得在生命当中有一些什么事情是很遗憾的?

  邹旭:一个人的时间精力有限,花时间管理医院,对家庭尤其是孩子关照不够,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这点是很大的遗憾。

来自:健康